廣告贊助

 

  曾導過《追擊者》跟《黃海追緝》的羅泓軫素來擅長犯罪片題材,時隔6年,終於推出新作《哭聲》,但這是一部極難用內容去定義的作品,除了他向來擅長的犯罪題材,還鎔鑄了眾多元素在裡頭,有懸疑、驚悚、鬼怪、宗教等多元的面向,搭配劇中不斷反轉的劇情,不斷地用障眼法去迷惑觀眾,讓人一再地推翻之前的猜測,再加上最後極需腦補一番的結局,可謂是深度廣度兼具的年度神片!

 

  《哭聲》的劇情設定,用一樁懸案起頭,相當引人入勝,一個純樸的村落「谷城」,忽然開始發生一件慘案,血親發瘋殺掉自己血親,而且這情況不斷蔓延,所以出現各種猜測,誤食菇類中毒、傳染病肆虐或邪靈作祟,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?再加上村莊近日多了一位外來的日本人,很自然會懷疑是否他在搞鬼,更添遐想空間。因此,在懸疑氛圍的營造,極度成功,絕對讓人難以鬆懈,深怕一不小心,就漏掉某一個畫面上的蛛絲馬跡,但最令人佩服的是,即使看到最後,也未必能看出正確答案,兇手究竟是巫師?日本人?還是無名女?連導演也沒給出答案。

 

(左上:男主角鍾久,左下:日本人,右上:巫師,右下:無名女)

 

  除了懸疑,《哭聲》的驚悚場面的安排,也令人瞠目結舌,不論是一些村民或死或傷的慘狀,或者是村民口耳相傳,說那位日本人會化身怪物吃生肉,抑或是遭到施法的感染者,像活屍般瘋狂攻擊他人的舉動,這些血腥的畫面,著實能逼到人喘不過氣來。另外,個人相當推崇羅泓軫導演慣用自然場景,少用特效後製的風格,不論是電影裡純樸村莊的場景,或是幾場等到真的下起傾盆大雨才拍的戲,幕幕寫實不造作,更加逼真。

 

  加入鬼怪元素,則是《哭聲》整部戲裡最有張力的一幕,劇中安排一段巫師、日本人雙方隔空鬥法,透過畫面的對比,祭壇場景一明一暗,祭品一邊用烏骨雞一邊用白雞,營造出一種正邪對立的感覺,並且快速切換兩邊鬥法的畫面,再搭配震耳的法器聲跟誦經聲,挑動觀眾視覺、聽覺神經,很難不全神貫注去欣賞這一場隔空鬥法的好戲,這有點類似早期林正英所拍的殭屍片,有時會出現反派的法師,雙方隔空施法互鬥,比起《厲陰宅2》大聲喊喊惡靈名字就能收工下班,深感《哭聲》這一場戲確實下盡苦心,更讓人懾服的是,乍看是巫師、日本人對決,細看的話,可以發覺實際上日本人施法的對象是一位已經受害瀕死的村民!

 

  犯罪、懸疑、驚悚和鬼怪,以上這些元素,在導演巧妙安排下,已經足以構成一部好片,而真正讓《哭聲》昇華成神片的最大因素,在於蘊含大量的宗教密碼。電影開頭引用了一段聖經的話,來自《路加福音》24章37-39節:

 

他們卻驚慌害怕,以為所看見的是魂。

耶穌說:你們為什麼愁煩?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?

你們看我的手,我的腳,就知道實在是我了。摸我看看!魂無骨無肉,你們看,我是有的。

 

  這幾句就是全片主旨,可說是貫穿全片劇情,在結局也出現相關的概念。講白話一點,是指「眼見不一定為憑」,因為劇中安排了有許多障眼法,混淆視聽,讓人對兇手是誰會感到疑惑,好比無名女穿戴死者的衣物,卻看不出她有嫌疑,而日本人拍攝被害者照片,乍看之下他有邪術,遇到男主角鍾久時,卻又一副手無縛雞之力。而中有些橋段,雖然電影沒有像片頭那樣刻意提到,但其實與聖經內容相涉,例如男主角鍾久的女兒生病後,醒來竟然吃魚,而且數量很多,吃得滿桌都是,由於她平常根本不吃魚,因此更顯得奇怪,根據《路加福音》24章41-43節記載:

 

他們正喜得不敢信,並且希奇;耶穌就說:你們這裡有什麼吃的沒有?

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。

他接過來,在他們面前吃

 

  耶穌重生後,所吃的食物正是魚,但劇中可能是採用反引,男主角鍾久的女兒不是重生,而是被邪靈寄生。劇中有一名重要的角色,無名女,她在電影登場時,做了一件特別的事,朝著男主角鍾久丟石頭,同樣地聖經也有記載,《约翰福音》8章7節:

 

他們還是不住的問他,耶穌就直起腰來,對他們說: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,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。

 

  「沒有罪的,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。」我的解讀是,這個舉動是暗喻誰是清白的,也就是說,拿石頭丟男主角鍾久這個行為象徵無罪,所以這個橋段是排除無名女是反派的重要證據。

 

  電影接近尾聲時,巫師打電話向男主角鍾久表示,他誤會日本人了,真正的惡靈是無名女,但無名女卻跟男主角鍾久說,巫師跟日本人是一夥的,她已經在男主角鍾久的家佈下結界,保護他的家人,要他等到三聲雞鳴才能回家,否則法術會失效,全家難逃一劫,其實所謂結界是一串金魚草,當初在第一位受害者家中也有一串已經枯萎的金魚草;這時觀眾的心肯定被導演所迷惑了,因為日本人家中藏有所有受害者的照片跟物品,嫌疑最大,而巫師又曾經與日本人隔空鬥法,無名女卻說他們兩人是同夥,再加上無名女身上所穿戴的衣物都是之前受害者的,導致男主角鍾久也一度懷疑無名女是兇手,回家或不回家,瞬間陷入兩難的抉擇;同一時間,劇中一位男配角傳教士,找上日本人,決定殺他,卻因日本人的說詞而產生質疑,正如電影一開始引用的那段《路加福音》:「你們為什麼愁煩?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?」至於男主角鍾久跟傳教士如何選擇,我就不暴雷了,不過無名女提到的三聲雞鳴也跟聖經的內容有關,《馬太福音》26章33-35節,以及69-75節寫到:

 

彼得說: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,我卻永不跌倒。

耶穌說:我實在告訴你,今夜雞叫以前,你要三次不認我。

彼得說: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,也總不能不認你。眾門徒都是這樣說。

 

彼得在外面院子裡坐著,有一個使女前來,說:你素來也是同那加利利人耶穌一夥的。

彼得在眾人面前卻不承認,說: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!

既出去,到了門口,又有一個使女看見他,就對那裡的人說:這個人也是同拿撒勒人耶穌一夥的。

彼得又不承認,並且起誓說:我不認得那個人。

過了不多的時候,旁邊站著的人前來,對彼得說:你真是他們一黨的,你的口音把你露出來了。

彼得就發咒起誓的說:我不認得那個人。立時,雞就叫了。

彼得想起耶穌所說的話:雞叫以前,你要三次不認我。他就出去痛哭。

 

  彼得因為違背了他向耶穌的承諾而痛哭,而男主角鍾久最後的下場與彼得有異曲同工之妙,瀰漫在一片哭聲之中。

 

  那到底誰正誰邪呢?我認為無名女難以判斷她是神或鬼,至少能確定她立場是正派,如我先前所言,丟石頭是暗喻她無罪,再加上佈下的金魚草結界,基於這兩點,她為惡的機率偏低;日本人跟巫師肯定是一夥的,因為兩者施法的模式很類似,需要牲品、唸咒跟奏樂聲,而且他們倆個一起施法後,就有位被害者變成喪屍,而且電影開頭時日本人正在釣魚,巫師則在劇中望著男主角鍾久的方向說了一句:「上鉤了。」兩人前呼後應,當然最關鍵的證據是他們皆有拍攝被害人的習慣,以及穿著一樣的日本傳統內褲,顯然是一搭一唱的惡靈。不過,導演也沒給答案,或許每個人有不同看法,就請各位看完後,自行解讀吧!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昆汀涂 的頭像
昆汀涂

24格映像館

昆汀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今年的韓國片
    推出不少好作品
  • 好作品希望票房好,能被更多人看到

    昆汀涂 於 2016/08/30 23:1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