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30725226_168401270533053_1314765063550140416_n.jpg

 

  《烏鴉燒》,改編自小說家兼編劇高翊峰的同名短篇小說〈烏鴉燒〉,導演李鼎將之影像化,拍攝成一部長達120分鐘的劇情長片,承襲了小說的內在精神:「一股不安於『半死不活』的精神狀態,亟欲在百無聊賴的生活中,打破現狀找尋一個出口」,蛻變成講述「青黃不接」的主題,並擴大範圍,呈現出老年、中年、少年三種年齡層面臨「青黃不接」的心理狀態,以代表中年的男主角RD(黃健瑋 飾)為劇情主軸,而老年、少年為輔,作為支線點綴,讓劇情越完整、豐富,更加能充分展現出人生各個時期的精神面貌。

 

26731511_143590119680835_3309577824488146167_n.jpg

 

  在〈烏鴉燒〉小說原著中,男主角RD的轉變是主動的,從工程師自行離職擺起路邊攤,以販售鯛魚燒維生,主管有給其退路,並未完全陷入困境,在旁人眼裡,RD這種追求內心渴望,不考慮現實的行徑,或許看來有些許任性,而《烏鴉燒》將這點改編為被動,男主角RD沒有任何選擇餘地,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,同居七年的未婚妻心潔(姚以緹 飾)遭遇職災,這場職災沒有任何人死亡,卻讓RD跟心潔都陷入一種「半死不活」的狀態,前者是精神方面,後者是肉體方面。相較之下,也許肉體方面的「半死不活」比較幸福,精神方面「半死不活」的RD肩負起照顧未婚妻心潔的責任,面對昏迷的愛人,以及失業的窘境的雙重打擊,RD的精神狀態產生分裂狀態,耽溺於夢境中與未婚妻心潔相似的Pink(姚以緹 飾)綣繾的溫柔鄉,卻罔顧了angie(安唯綾 飾)的主動示愛,也忽略了前同事秀秀(廖苡喬 飾)的關懷,陷入「青黃不接」的精神狀態,無法自拔,即使穿上了他夢寐以求的烏鴉裝,也無法振翅高飛,衝破眼前困境。

 

26734522_144472446259269_3349020607117629593_n.jpg

 

  不僅如此,其餘兩位「青黃不接」的角色也沒得選,皆是被動的面臨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轉變,無法閃避,躲也躲不掉,只能正面迎擊。象徵人生少年階段的小男孩(白潤音 飾),稚嫩的身體毫無預警出現青春期的徵兆,使他產生成長的疑惑;象徵人生老年階段的勞保局老志工(唐川 飾),有著無法與愛人白頭偕老的遺憾,扼腕於軀幹皮囊之衰敗死去;象徵人生老年、中年、少年的三人,有個共同點,他們皆有屬於自己「身體的寂寥」,這寂寞之感旁人無法排遣,這也說明了RD為何無法接受angie、秀秀,甚至是同志小木(陳冠瑋 飾)的善意,只能在夢中與Pink親熱,相濡以沫。

 

26000958_140613069978540_3109151727448761803_n.jpg

 

  整體來說,短篇小說〈烏鴉燒〉,是編劇高翊峰用富含詩意的語言寫出失意的生命,而劇情長片《烏鴉燒》,是導演李鼎用富含詩意的鏡頭拍出失意的靈魂;本片在情感方面的衝擊力非常強烈,將RD「半死不活」的心境刻劃的入木三分,但不得不說,《烏鴉燒》魔幻寫實的手法太過浪漫,太過奔放,有不少超乎常理的橋段,以致於主旨略嫌晦澀,對於一般觀眾,可能較難咀嚼,不過絕非是無病呻吟之作。說真的,RD就像我們人生中某一階段的縮影,有些人捱過這「青黃不接」的時期後,愈趨成熟,如同電影《刺激1995》那句經典台詞:「有些鳥兒是關不住的,因為他們的羽翼太耀眼」,有些人則對環境適應不良,逐漸沉淪,像那隻被壓扁於馬路上的烏鴉,再也無法展翅,而《烏鴉燒》的結尾,屬於開放性結局,並未透露出RD的下場是如何,其實也無須告知觀眾,畢竟自己的人生本來就應該自己探尋解答。

 

32399316_174976689875511_7852615395927130112_n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昆汀涂 的頭像
昆汀涂

24格映像館

昆汀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